<

新民晚报数字报

来源:meganfoxdaily.com2019-05-21

   

  宋公明活了下来,但还不能行动,就派吴用带人马打下了北京城,救了卢俊义和石秀。卢俊义也不白给,在打曾头市时帮忙捉了史文恭。宋江就力推卢俊义坐头把交椅,卢俊义死活不同意,兄弟们也不同意。宋江不好意思,就抓阄决定俩人各带一万人马打东昌府和东平府,结果宋江抓到了东平府。史进想立功,就说:“小弟旧在东平府时,与院子里一个歌姬有染,唤做李瑞兰,往来情熟。我如今多将些金银,潜地入城,借她家里安歇。约时定日,哥哥可打城池。只等董平出来交战,我便爬去更鼓楼上放起火来,里应外合,可成大事。”

  “且说史进转入城中,径到西瓦子李瑞兰家。”这“李瑞兰生得甚是标格出尘。有诗为证:万种风流不可当,梨花带雨玉生香。翠禽啼醒罗浮梦,疑是梅花靓晓妆。”难怪史大郎会与她相好,长得美呀。李瑞兰的父亲“见是史进,吃了一惊,接入里面,叫女儿出去厮见。”好久都不见了,突然冒出来,不速之客呀。李瑞兰看是史进,就引去楼上坐了,遂问史进道:“一向如何不见你头影?听得你在梁山泊做了大王,官司出榜捉你。这两日街上乱哄哄地说,宋江要来打城借粮,你如何却到这里?”已经知道史进到梁山做了强盗。

  史进也不相瞒,说明来意还送了一包金银。李瑞兰“葫芦提应承,收了金银,且安排些酒肉相待”,回头就找父母商量怎么处置?瑞兰父亲说:“梁山泊宋江这伙好汉,不是好惹的,但打城池,无有不破。若还出了言语,他们有日打破城子入来,和我们不干罢!”史进和宋江可能也是这么想的,谅李瑞兰家这样老百姓也不敢不合作。瑞兰母亲便骂道:“老蠢物!你省得甚么人事?自古道:‘蜂刺入怀,解衣去赶。’天下通例,自首者即免本罪。你快去东平府里首告,拿了他去,省得日后负累不好。”还是告发的好。两人争来争去最后决定偷偷地报官。史进都没有反应过来,就成了阶下囚。他倒是很英雄,怎么打都不招。

  宋江没辙了就“备细写书与吴用知道。”吴用听了很吃惊,连夜从卢俊义那里过来帮忙,说:“兄长欠这些主张,若吴某在此决不叫去。常言道:“歌姬之家,讳‘者扯丐漏走’五个字。得便熟闲,迎新送旧,陷了多少才人。更兼水性无定准之意,总有恩情,也难出虔婆之手。此人今去,必然吃亏!”还是智多星明白,建议先打汶上县,老百姓就会往东平府里逃,让顾大嫂乔装打扮混在人群里潜入城里,和史进说好在城里放火接应宋江人马。谁知道董平那么厉害,宋江一时半会打不下城池。顾大嫂也没敢放火。

  看看,这史进没有立过功,想立功还失败了,还败在了歌姬手里。如果他是个孝子就不会怄气死母亲,败光家业,就不会和歌姬交好,也不会这样失败。他一事无成,做强盗都不能立功。城破之后,“史进自引人去西瓦子里李瑞兰家,把虔婆老幼,一门大小,碎尸万段。”不能和好汉玩心眼啊!但这又有什么用呢?史进还不是没有能够立功。史进和王进相比真是不啻天壤之别、燕雀鸿鹄之别。水浒从史进出场到此算是打了一个挽结。孝不孝很重要。很快,梁山泊在宋江打下东平府又帮助卢俊义降服“没羽箭”张清并得了“花项虎”龚旺和“中箭虎”丁得孙以及“紫髯伯”皇甫端后,完成了大聚义,宋江坐了第一把交椅,卢俊义坐了第二把交椅,其余人等也排好了座次。

相关资讯

直播这条路不好走 斗鱼主

新民晚报数字报

lols8赛季迅捷斥候 提莫天

控制台资料物品如何获得

时尚游戏 游戏赛事 VK电竞 新品设备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VK电竞 版权所有

新民晚报数字报

2019-05-21 来源: meganfoxdaily.com

 

  宋公明活了下来,但还不能行动,就派吴用带人马打下了北京城,救了卢俊义和石秀。卢俊义也不白给,在打曾头市时帮忙捉了史文恭。宋江就力推卢俊义坐头把交椅,卢俊义死活不同意,兄弟们也不同意。宋江不好意思,就抓阄决定俩人各带一万人马打东昌府和东平府,结果宋江抓到了东平府。史进想立功,就说:“小弟旧在东平府时,与院子里一个歌姬有染,唤做李瑞兰,往来情熟。我如今多将些金银,潜地入城,借她家里安歇。约时定日,哥哥可打城池。只等董平出来交战,我便爬去更鼓楼上放起火来,里应外合,可成大事。”

  “且说史进转入城中,径到西瓦子李瑞兰家。”这“李瑞兰生得甚是标格出尘。有诗为证:万种风流不可当,梨花带雨玉生香。翠禽啼醒罗浮梦,疑是梅花靓晓妆。”难怪史大郎会与她相好,长得美呀。李瑞兰的父亲“见是史进,吃了一惊,接入里面,叫女儿出去厮见。”好久都不见了,突然冒出来,不速之客呀。李瑞兰看是史进,就引去楼上坐了,遂问史进道:“一向如何不见你头影?听得你在梁山泊做了大王,官司出榜捉你。这两日街上乱哄哄地说,宋江要来打城借粮,你如何却到这里?”已经知道史进到梁山做了强盗。

  史进也不相瞒,说明来意还送了一包金银。李瑞兰“葫芦提应承,收了金银,且安排些酒肉相待”,回头就找父母商量怎么处置?瑞兰父亲说:“梁山泊宋江这伙好汉,不是好惹的,但打城池,无有不破。若还出了言语,他们有日打破城子入来,和我们不干罢!”史进和宋江可能也是这么想的,谅李瑞兰家这样老百姓也不敢不合作。瑞兰母亲便骂道:“老蠢物!你省得甚么人事?自古道:‘蜂刺入怀,解衣去赶。’天下通例,自首者即免本罪。你快去东平府里首告,拿了他去,省得日后负累不好。”还是告发的好。两人争来争去最后决定偷偷地报官。史进都没有反应过来,就成了阶下囚。他倒是很英雄,怎么打都不招。

  宋江没辙了就“备细写书与吴用知道。”吴用听了很吃惊,连夜从卢俊义那里过来帮忙,说:“兄长欠这些主张,若吴某在此决不叫去。常言道:“歌姬之家,讳‘者扯丐漏走’五个字。得便熟闲,迎新送旧,陷了多少才人。更兼水性无定准之意,总有恩情,也难出虔婆之手。此人今去,必然吃亏!”还是智多星明白,建议先打汶上县,老百姓就会往东平府里逃,让顾大嫂乔装打扮混在人群里潜入城里,和史进说好在城里放火接应宋江人马。谁知道董平那么厉害,宋江一时半会打不下城池。顾大嫂也没敢放火。

  看看,这史进没有立过功,想立功还失败了,还败在了歌姬手里。如果他是个孝子就不会怄气死母亲,败光家业,就不会和歌姬交好,也不会这样失败。他一事无成,做强盗都不能立功。城破之后,“史进自引人去西瓦子里李瑞兰家,把虔婆老幼,一门大小,碎尸万段。”不能和好汉玩心眼啊!但这又有什么用呢?史进还不是没有能够立功。史进和王进相比真是不啻天壤之别、燕雀鸿鹄之别。水浒从史进出场到此算是打了一个挽结。孝不孝很重要。很快,梁山泊在宋江打下东平府又帮助卢俊义降服“没羽箭”张清并得了“花项虎”龚旺和“中箭虎”丁得孙以及“紫髯伯”皇甫端后,完成了大聚义,宋江坐了第一把交椅,卢俊义坐了第二把交椅,其余人等也排好了座次。

>>